家庭政治与细胞分裂

以旁观者的角度看这世界,发现世界是多么荒缪。——赖招文

教科书叫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结果就像那些假大空的口号一样,只停留在答题层面。一直觉得仪式不重要,什么机构发的一张纸没什么约束力,家长制的絮叨也只是耳边风。但实际操作看来,这些现象,决定了许多人的本质。

那些叛逆追风少年叛逆少女是怎么乖乖就范家庭琐事,选择性下崽的一年又一年是谁的执着?其实一切问题的本源还是那句话,因为你有一个胃,他存了一辈子干掉你人生大事,就有了话语权,就像西吧做拖鞋有数据支撑就有了气候的话语权。因为这个话语权,导致了你的决策变成他的决策,做出“看似责任在他人”的行为。

我们的年代

刚才重装QQ时,有一个瞬间,担心聊天记录是不是一起随风而去,有些伤感。但想想也没和什么人聊,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记录。现在对待这些东西这么随随便便,不像当年和罗聊完天要时刻备份,生怕丢失,然后在没有网络的电脑回味。没有云盘的时代,还要带一个1.44MB的磁盘存下来,好像可以保存永久。

原来,我一直不懂的代沟,从这个问题就可以看出来。我那个年代,以为牵牵小手就是一辈子,一个洞就是一辈子。不像这个年代,初中打胎是一件很普及的事;这个年代,讨论的是16万9你妈捡到便宜;这个年代,对人的记忆按小时算,聊天记录只是左滑删除。从对待聊天记录这一点就可以发现,看似差几年,代沟都可以很大。

社会主义的尾巴

住公家房子烂掉也不用管,从来没交过水电费,冬天三台取暖器从不关。

这些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福利,让多少高喊打倒一党专政独裁无人权的知识分子汗颜。说明一个体制有反对者就有拥护者,政权是否稳固,在于二者人数多少的问题,就像高考失利者痛骂教育洗脑而另一面家长飞蛾扑火买学区房。现阶段,人民的觉悟只停留在谁有没进入这个体制占过便宜,从百万公务员考试大军就很能说明问题。就算一年七百万莘莘学子毕业,考上本科一半,那百万考公比例之高真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这些人背后又有多少个父母坚决支持,代表多少人民的民意。

音乐行业的萎缩,导致ktv整体水平还停留在20年前,并没有伴随半导体崛起改头换面。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执着。

雪地的诗意 现实的残酷

【东方航空】尊敬的旅客,我们抱歉地通知您,由于天气原因,原定01月25日 上海虹桥飞往福州长乐的MU5579航班取消。您可以通过:m.ceair.com、“东方航空”APP、东航官网、“中国东方航空”微信公众号免费办理改期或退票。

宁见阎王 不见老王

黑箱操作,揣摩上意,注定了嫡系的局限性,又注定这不能成为数据化精确化合约制的官僚结构,所以高喊新加坡威权模式,似乎更符合当下。

浪漫与诗意,这两个词用在婚姻里,似乎离这个时代太遥远。不过,它们的存在,让人对爱情保留了一些想象,至少,它们在那个年代存在过,那个相对有点自由的年代。而不是速食年代蹦出的,交易与种马。

不唱饶舌可以去送外卖

有一次分析了如果实在不行去送外卖风雨交加几年下来可说不定以存点钱,但想到一单3块18万聘金需要送6千单就有点虚,如果在加上一台凯美瑞和摆酒五金满堂红,这个数字可能是一万单起。

对于一个劳动力来说,可劳动时间一万天,而莫名其妙的配种权利的门槛却是一万单,这让人觉得人生很快到了尽头,难免过于绝望。不如想想开心的事,比如,国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