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收小麦缘何销售难”,小麦品质不佳低价出手一亩地赔200种粮大户感谢政府而租地农民旱涝保收,原以为最终的乐土是农业复兴,结果还是只能把问题推给电商冲击。

回到解放前的感慨

4万亿的感慨——不如不搞,似乎是经历者统一的感觉,也是来钱容易挥霍无度的淘宝帝们永远无法理解的痛。

乐清的阮姓企业家对本刊说,2009年之前,他公司的利润已经还不上银行1亿贷款的利息。但是政府扶持实业的政策下来后,他不但又贷款1亿元,还把两年的利息都贷了出来。“其实我的企业2009年就该被淘汰,是4万亿又让它多活了几年。”他贷来的钱并没有用在企业上,而是投到了江苏小城市的房地产项目。实业不赚钱但可以成为做投机生意的融资平台,“2009年整个乐清的实业就是一个大的融资平台。”在三四线房地产大量过剩的情况下,江苏小县城的房子根本卖不动。现在回想起来,阮认为2009年,企业破产是个更好的选择。

银行的输血,只是拖延了温州危机爆发的时间。大量的钱进入房地产等投机性比较高的领域甚至是高利贷领域。“可以说4万亿,产生的泛滥的钱,是温州危机的诱因。”黄发静说。

提起银行,记者采访的温州人大部分都是满腔怒火,“骗”字是他们形容银行的常用词语。温州银行和企业之间,存在一种畸形、纠结的关系,而且由来已久。

“银行的利息是7厘,我们拿到手的成本没有低于一分。”上述阮姓企业家说。他的这个说法,记者在其它企业也得到印证。2011年之前,每逢3、6、9、12月月底,银行的季度考核指标下来,企业要帮助银行拉存款。不帮忙拉存款,下次批贷款就会出问题。“我们其实都是去买高利贷给银行,”他说,每逢这时就有大量的山西煤老板到温州,借钱给温州人。“一般1000万3天的利息就是4.5万,2000万、3000万呢?”他说,企业小还不存在这个问题,企业越大、贷款越多,要拉的存款越多,贷款的成本就越累越高。此外,企业要在银行贷款2000万,常常需要1000万的存款放在银行,美其名曰存款抵押,实际上也是变相帮银行拉存款。

而银行与高利贷勾结,在温州也是公开的秘密。“很多企业借高利贷,是银行推荐的。”永强一位行业协会的秘书长说,银行知道谁需要钱。贷款到期、新贷款下来之前,企业需要短期周转资金,“有的时候只需要用3天,但是银行那边给你拖5天、10天。”2011年民间借贷崩盘之前,银行的猛烈抽贷加剧了危机的爆发。“他们都是骗你先还钱,本来承诺要再贷的,还了就不贷了。”

温州崩盘样本

何谓狮子山精神

香港旅游下滑导致从业人员失业,60岁说出这种死要面子也不拿综援的话,实在令人惋惜,和我拼死也想申请低保住经济适用房却一直没有机会实在是两个世界。

“我儿子和我说,爸爸打死也不要申请综援,很没面子。我父母也跟我说,你如何这个年纪去申请综援,我们就没有父子做。”

那些站长

BT天堂轰然倒下,年收90万的网站,和当年射手网关站一样突然,说关就关。
当年冷傲的个人站长,手无缚鸡之力,被网警冲破房门,是该送上贺电,还是默哀数秒,没人知道。
证据确凿,毫无动用关系我要找律师可言,就像番茄花园作者那样牢底坐穿,却不知出来以后微软系统还有没人用。
稍微影响到了看片事业,下一个会是谁,迅雷这种擦边球还能打多久。

社保接盘侠

以前农业技术不发达,纯靠天然种植,没有金坷垃吸收钙磷钾亩产一千八,所以十几亿人养起来是个问题。把农业人口转移至血汗工厂,换来外汇进口玉米大豆饲料产业飞起,直接让28天鸡和饲料猪肉满足了全国人民的动物蛋白需求,所以计生委挺直腰杆说生两个没事。当回归正常物价,前几天买只散养鸡59块,发现那点月入很难拼得起土鸡土鸭土猪肉,何况有机大米蔬菜。所以百姓只能在重大节日买点自然生长的肉类庆祝一下,平时也只能顶着饲料勉强度日。为什么说的那么极端,因为从养殖业成本鱼苗2万饲料12万就可以看出问题严重性。闽清灾后重建无意间透露了养殖成本,原来不是什么扔到土里就会长大,什么事情都有成本,如果加上淘宝帝的时间成本,那我看大家只能吃糠了。

没有终点站

每当开始寻求一万个理由留在这个地方的时候,都会感到自己像无根的落叶,毫无乡土概念,不能像那些三代人住着十二十平米的人那样恪守家乡说着方言优越感十足穿着睡衣出现在超市。说到底,就像王自如说永远不可能成为香港人一样,因为你骨子里就不是。不会因为你吃什么菜说什么话身份证是什么市公安局颁发的而改变。
当然这和我常年游离于体制外,所有信息都是虚伪缥缈的有关,没有档案的黑户没有正规工作单位没有社保医保公积金,时常在路上被保安公安认为是贼左右盘问,所以再有100平米产证面积再说方言再有户口,当被怀疑是犯罪嫌疑人时问是哪里人时,你都不可能回答是苏州人。

心怀天下

从小到大我最不能理解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含义,自然也无法理解买房子对学区的激烈讨论,在我眼里教材都是一坨屎,什么宁愿自己睡火车站也要多挤一点生活费给孩子。这种桥段可能出了在电视上出现煽情一点,现实中不太可能出现。因为我接受的教育是宁可自己吃喝嫖赌到一分不剩,也不能让你多花一分。理由就是“我从来都是靠自己,所以你也要靠自己。”这种看似美式的教育观其实存在很大漏洞,一看就是自私自利者为了推卸责任然后给你扣一个帽子。

开始感到未来增长乏力,搞了十几年只是苟且偷生,开始抱怨老天不公电商来钱容易不知民间疾苦。问了一些周边案例,发现都已经断腿,你只是鞋不合适就叫死。

最后的狂欢

眼看实体经济坠崖不知何去何从,二线城市地王频出让我套现跑路的心开始躁动,而手持负资产的百姓们幻想着明天会更高,工资福利会逐年递增,觉得住在700倍租售比的房子里物有所值。十年商业地产投资一夜回到解放前的经历,让我想起文强被抓时对王立军说的那句话,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

当然搞来搞去很可能是我不行,因为世界是你们的,不是我们的,就让后来人去承受这一切。看着寒门学子踏入校园的那种兴奋,我由衷感到一切都合情合理,只是自己不够努力。

电商不知亡国恨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原因,还是我对未来太过悲观,看到菜市场猪肉摊歇业2摊都能联想到经济下行的冲击波。但最后总能以“电商冲击”为由,找到问题的答案。

人民需要的是山寨机,而不是你的网站。

 2016.10.1 tokyo-fashion.net 关站纪念日。

12年的结局,终于来临。

《如沐爱河》,值得回味,片尾出现的法文字幕也注定了这种片不适合在日本上映。

那种嘴脸

《上海假期》开头一段又形象地描绘了上海人的那种嘴脸,早在90年代记录下了“买猪肉不买肥肉”、“卖中药不卖野单”来体现优越感的小市民形象。

两个人看到主角买了一头鱼,

老妇女说,鱼要炸的好吃。

男的说,清蒸好吃,乡下人才炸着吃。

老妇女大怒,大喊,你说谁乡下人,谁乡下人。于是打起来了。

一动不动

6月在电视上听到一句话,所谓不动产,比如房产矿产林产,正因为他不能动,所以才有特殊的价值。而一个iPhone在美国卖5千,在中国也卖5千,就是因为能移动。

这句话让我回味很久,加上看到加拿大博物馆展出明代完整的墓,让我突发奇想,如果把纽约能看到中央公园的房子平移到中国四线小城郊区,那还能值多少钱,瞬间2999无人问,而动产却可以保持原价甚至加价卖出。这种截然相反的两种状态,解释了许多阴阳平衡的问题。

1 2 3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