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选择 带向同一个结果

《蝴蝶效应2》演了一遍后悔药的各种可能,但改变来改变去,无法改变核心的人生轨迹,也许意外并非意外,总有存在的意义。

总觉得那个决定不该做,那个投资不该投,早几年买那个房子多好,早几个月买那个股票,其实算来算去总量不变,再怎么挣扎都没用。大钱赚到小钱赚不到,或是小钱亏了大钱没亏,总存在这样的规律,也许并不要越有越抠,或是越花越有,冥冥之中一生的总数就在那摆着。这几年所有的挣扎都指向一个结果,苏州房子卖掉平掉债务从头来过。看似其他投资造成的亏损造成的这个结果,如果早一点晚一点做换房动作,差价又又比亏损的还更多,只能安慰自己房价只是金融业造成的虚拟数字,而亏损都是真金白银。

错过了韩半岛 错过了福州女

十几年前没看到那些dvd,恍如隔世的重温一遍,还是那么经典,以前没看的一些片,总有他的原因,不是盗版容量问题就是字幕问题。错过两部经典大片,韩半岛和蝴蝶效应2,虽然下载过还是有字幕问题,但经过精准计算后35秒等于多少毫秒以后,解决了韩半岛盗版机器翻译的问题。臆想的剧情让人信以为真,末代皇帝制造的真假玉玺问题让日本的永久转让,白纸黑字成为废纸。那种对未来傀儡政权随便盖章的预料,和宋徽宗当年不会当官可以学着当的随意形成对比。外敌杀入皇宫的剧情总是重复再重复,再也没人记得是后周还是后晋,也许我朝百姓早已麻木这些打打杀杀,印上写什么都无所谓了。

统一的借口 鸽子的本质

吃过火锅也有家庭孩子,买个功放也有老婆孩子,你们放鸽子的借口能不能精致一点,放鸽子就放鸽子,省得背锅侠总是上有老下有小。就像古代遇上绿林好汉打劫的台词一样,有没一点新意。

550退二线

过去的事,一句话就能压缩几百几千年,唐宋二字居然隔着550年,又有多少三国事迹发生。无意看到有人问为什么历史很少提到元朝,居然是因为皇帝名字很难记,那民间又有多少事,多少英雄豪杰大事和冤屈被一字泯灭。

母体的发源地

民工85年被绑架到某个星球,说出了许多超前理论和产品,把相对论缺失的一环补上,空间也在运动的概率,解释了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光速飞碟变得有理论依据,物体质量为零后,自动以光速运动的特性,运动距离为零,导致星际旅行时间距离不是问题。反复提及的人工场扫描技术,把物质变成准激发状态,什么医疗教育都是小儿科瞬间解决的事,物质间互相转化,都成为可能。不过人造人,思想下载,人工轮回的系统,让人想起黑客帝国的许多镜头,也许编剧哪天做梦在信息场中获得这个原型拍了出来,不利于灵性成长的模式,也让那个文明永远停留在人工智能阶段,繁殖被限制,导致灵体数量受限,其他星球灵体也进不去,得不到第四密度或更高升华。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直原地打转和退化。难道我们也要步入后尘,活在虚拟世界,被算法统治。

死亡是淘汰固化思想的一部分

前几天看到一句经典名言,人越老看不惯的东西越多,就像当年那些老人看不惯郭富城那黄头发,我看不惯年轻人对edg夺冠的欢呼,那是能顶房贷还是能买吃。

这句话演变到我身上就成了变种,越老越不喜欢没有确定结果的事,要么可以要么不行,不要今天行明天不行后天又行,或者介于行与不行之间两种状态,似乎想证明容他和光的粒子和波形状态共存一样,要别人用某些程序化的套路使他变成固定状态。对赌博式固定性伴侣的结果,不能保证某天突然变卦,说好的一生一世呢,郭书婷都是骗人的。

杀死比尔

原以为十多年前的盗版DVD是正版翻录,结果看着看着发现不对,音频也不对,相当没有效果。有一种当年看英雄咳嗽声出现的痛苦,以前看此片觉得装叉浪费投资,后来从张艺谋电影语言的角度来看,还是有点搞头的。黑泽明致敬的镜头出现,打打杀杀的血腥暴力,不知是否会成为小孩子的模仿对象。

卢俊义反

不知不觉新水浒已是10年前的产物,这么多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看。当年想象能有一作多描写边角料好汉的事迹,结果这作出现了,算是98版的补充,虽然那些老三篇还是拍得有来有去,但宋江不再是主力,连呼延灼入伙这种以前一笔带过的都搞了三集。搞到60集左右晁盖才挂掉,诏安以后征方肭不再是重点,就当一切都没发生,只是作者的想象。前阵子用4:3的画面看了老版,想起很多往事,不仅是干脆面里的水浒卡,还有yuzc为了表现自己的不同强调一百“单”八将,一个表弟大声强调路见不平的“鸭”声吼,以及江毅文一丝淫荡的微笑的你才是裴如海。

不变的是什么

千年科举制度在百姓眼里制造一种一劳永逸的假象,似乎通过一次考试能解决一辈子的问题,却忽略了进入体制只是被管束的开始,勾心斗角随时倒桩的风险却无人可见。但不失为缩手缩脚混班族的最爱,从混日子铁饭碗的角度来看,确实也不失为一劳永逸的好招。
昨天回顾一下几十分钟金星人多采访,又有新的发现,人类试图以完美的策略去掩盖世间的不完美,结果又搬石头砸到自己。从压制性需求,到艾滋病的诞生,都基于这种思维。联想到科举制度也如此,觉得人一出生就是白纸,接受填鸭教育和某种格式就能平步青云跨越阶层,以此教育下一代,一代压迫一代。总是以完美的想象去要求别人,强加别人自己的思想,于是冲突发生了,战争发生了。

上帝创造了白带 你却制造了那么多障碍

重复可验证的现实,如同一种诅咒一次次上演。这些年不想重复再重复,不想没有选择的权利,主动或被迫选择这种搬来搬去的生活,在老妇女的嚼舌根中显得凄凉没用,却只是不想花半生资产去赌8分钟的新鲜感,在自由方面已是别人几世无法达到的长度。

有些事乍看是好事,其实是陷阱,最后总结发现是劫难,还破了大财。有些事当时起初看起来是破小财,后来总结发现是好事,赚了一大笔。所以世事并非表面上看得那样,如同村上春树名言,既有正确选择带来的错误后果,也有错误选择带来的正确结果。

听过那么多是是非非,分分合合,当事人不愿说出的几个字,道出了婚姻制度与人性的冲突,男的玩腻了,女的嫌穷了。

活在别人的反馈中

许多人一辈子的奋斗目标,是为了饭桌上的一句肯定,也许表面肯定心里是嫉妒恨不能你马上爆掉。脱离这种第三方反馈建立奋斗目标的方法,居然也简单得和“遇上高冷的怎么办”的解决方法一样,那就不要去碰——就是不要去吃那些饭。从当局者脱离出来看,用一千块成本的东西去换360个月剩余价值,非常不值且搞笑。或加上一些公司可迭代产品成为人生目标,为了又是酒桌上那一句炫耀,结果养车的现金出去的痛无人分担。

战争的痛苦

相隔10多年,终于用显像管把盗版DVD《兄弟连》看完,许多战争镜头如此逼真,断手断脚肠子出来,被战友误杀和手枪在裤裆走火,许多不可控因素让打仗没有想象中诗情画意,零下几十度在战壕里蹲着靠什么温度顶着,难道靠坚强的意志,许多人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上了战场。现在叫嚣收台湾的人,让他儿子16岁参战会是如何,真正的开水白菜,支撑一天的体力开支,最后飞机也没力气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