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大作

《老亨利》的一路悬疑,最后意外的主角被干掉的结局无法接受,又接着看了机器翻译的《掘金》,更加悬疑的内容,到最后双主角挂掉,不失为今年发现的小众大作,有点当年127小时的感觉。不知主角最后突然死亡,是否最近几年的风格,突破了那么多年个人英雄主义的主旋律。

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以前觉得4年是一个很长的时段,可以因为一次考试学光世界所有的知识,然后被大老板看中或是进入体制内给你很高工资一辈子衣食无忧。这种画饼和欺骗性美好未来规划,和自由婚姻如出一辙。从一开始封控感觉不对劲,许多人还以为是暂时的,变成一种拍脑袋常态,这几年的网课戳破了去学校的必要性,学区房面具,留学的意义,也许是一些投胎失误的一生,从摇篮到坟墓都在感受封控生活,如同rk股东从没住过低于90平方的房子。

为了一个虚幻的承认

以前总是遇到不被农村妇女承认的问题,总觉得时时刻刻给那些中国女人花钱就能得到认可,让她们不会跑不会变心,还要做出一副给她妈买房才有能力的样子,其实硬不硬行不行自己知道,不需要这么多在外定义。直到月供0元后突然想通许多问题,为什么要得到装修工老婆或农村到县城有个象征性工作老妇女或不会说普通话的闽南村妇的承认,现在这种互害社会,失业暴表的年代,让她们自食恶果吧。不用再解释什么大趋势,投资操作问题,想起《东京慰安男》的经典台词——中国人口那么多,每个我都理,我不是成总理。

只生一个好 政府来养老

收到几次点击立开个人养老账号的兴业银行短信,不知是否为验证社保养老金将在2035年枯竭,那些退休最少6千起跳的大锅饭稳如泰山阶层,是否会受到封锁经济衰退的影响,还要时间才有答案,也许可以无限量按数字给他们,成为消费内循环主力。

当年宣扬的基本国策只生一个好,现在变成自己交来养老,深入我心的灭绝计划,不如不生更省事,为国减轻人口负担。没人记得计划生育利国利民千秋大计,就像没人记得10年前有个奥巴马。没有社保大锅饭,不如自己存现金,那2%以内的利息搞来搞去又如何。

认知障碍

也许是从小受香港电影洗脑,郝邵文吴孟达那些乌龙院的误导,觉得是个和尚就会武功,是个庙就是少林寺。为什么会有那种你知道少林寺在哪这种问题,在我以前的印象中有数不清,后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就像我被一些没读过大学的人教导没考上本科这辈子就完了,改变世界的就是清华北大,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都是从那边出来,其他学校就是垃圾骗钱的。后来发现电脑里的开发工具没有一个和他们有关,什么教授博士导师去哪了,怎么编程的还要争一个微软认证,不应该是北大认证才对,他们应该自己搞一个c语言才对,什么操作系统硬件都应该搞自己的一套把他们比下去,微软那种小儿科垃圾vc根本不入流。渐渐发现,这些学生崇拜的机构,连下游的下游都算不上,最多算卖货代理商。

何谓B计划

既要清零又要保障生产,这么多鱼翅熊掌兼得的句式,就像既要降房价又要保证公务员教师退伍军人待遇还要核酸检测财政出基建农民工拿的到工资,看似没什么关键的事,都指向财政收入65%靠卖地。而问题解决不了就出现要你这个行长做什么不如换人的一把手理论,最后问题越滚越大,绕了一圈还是返回到发展经济问题,而人被封在家里怎样搞经济,又成为左右互搏的高深哲学问题。既要又要还要,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放到基层会有什么化学反应,没人知道,只看到城管看到人拿手机拍就冲上去围殴,让我想起了《精装追女仔2004》的b计划。

阿鸡,B计划。

B计划是什么?

就是A计划少一半,C计划多一半。

那C计划是什么?

就是两倍的D计划,再加X计划的8分1,和Y计划的16分1。

我数学不太好,到底要干嘛?

给我干掉车房琛、黑鬼、吹水和牛精。

中骏蓝湾 草花8兰博基尼来源

50块吃到扶墙的年代,5块的红毛丹也许又是尾货战术,或者是低价引流战术。诡异的问题是,郊区可以把店铺做满,难道用了乡村振兴战术之县城亲戚连带大法。也许这是最后的退路,不要去广西北海感受太平洋的风,那种40度的夏天真的这么有盐份。

身在局中无法自拔

多少局中人,成了盘中餐,怕亏了装修没有及时抽身选型搞虚拟资产,总觉得餐饮可以救国,像飞蛾扑火般执着,一波接一波,到最后成了空街,才房东房客才醒。前几尿找借口电商冲击不承认经济下行,以为装修店面可以恢复荣光,不关注中美贸易战日本补贴搬家费,觉得那和他们无关,代工算个球制造业大国根本不屑,国企公务事业编华为有核心技术。后来挣扎几年发现没戏,加上一拍脑袋封控半个月,生意下降和房东斗智斗勇,放不下前期装修等投入,硬顶空店租金,一身债务不断膨胀,最后顶爆掉出局,门口转让二字变黄。隔壁店已经如此,这家可能也可能步入后尘。

8world非8style

在新加坡某些电视台节目经常出现“我国”一词,一下难以适应,不管那些自我认知错乱的台湾媒体,香港电台也从未出现,而这种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独立称呼,居然出现在遥远的东南亚,一开始还以为有什么不妥,不怕被打成台独佬谴责,细品后又没什么不妥,难道真是没人管的地方更容易生长。

台商的共识

不管是25年里有10年天天住东莞五星级酒店的台商,还是10多年台干来说,我想我必须要离开的交集都在2019,错过了这个最后的时间窗口离开就成大问题。还有一开场第一句就是丛林社会,对他人的苦难没有任何同情。一级压榨一级,这种局外人看得更清楚的事,到了局内就变成知识改变命运,父母因为有煮饭权而强行灌输知识改变命运考上985可以当官,只要努力主席随便当的拉驴萝卜,结果到了社会上变成996修福报,用废了一脚踢开,为滴滴外卖输送大军,工程款七拖八拖难要,动不动烂尾烂账。所以在丛林社会解决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不要吃素,有钱是第一位的,他们两张口吃十几亿老百姓,我借政策东风吃几个又如何。

当年做网站就遇到太多傻叉一上来就否定你的技术这些小儿科的东西根本不值钱,最后暴露白嫖设计样张的企图,肯定是工商税务消防压榨的掌上明珠。在那种刚开始拼命联系做完首页就装死手机信号不好,很忙很少看邮件的白嫖底层小公司老板眼里,员工也是压榨对象,似乎他去工商登记一下就有了组织部加纪委的权力,想尽办法不发工资,什么这个月10号发的是上个月的工资,上个月你才上20天,所以你得到一千是他的恩赐,所以要努力效忠他感恩他,最好每天做一个网站被。殊不知我只是年龄问题屈就在那种傻叉地方,2003年一个月就能赚的美元数字变成人民币还要痛哭流涕感恩,本应收美元的水平搞得来赚朝鲜币,不料我中途不干,直接拉黑那个大地瓜跑路。换成后来更厚黑的手法应该是工商税务消费者协会全部来一遍,罚款充公为当地财政做贡献。

时空伴随还是瑞奇与叮当之时空跳转

当绿码出现时空伴随一词,然后转黄转红被拉去隔离,这种梦幻的操作不是梦幻西游也不是梦幻泡影,而是魔幻现实发生的事,我没有想到时空穿越而想起最近玩的瑞奇与叮当,这样的想象力应该用在芯片设计上,而不是体制内防疫办。那些大数据后台谁去付钱,没人关心,只觉得服务器端还是1M卖几十或几百的价格体系不符合00后的随意发几百M抖音风格,当年一天一万ip的web访问就可以让10Mbps独立服务器挂掉,何况监测几千万人同时行程轨迹,就算10万人同时扫场所码又要多少台服务器在顶,没人觉得重要,反正不是他买单。这些全民核酸登记行程轨迹,又要多少的带宽和算力,也不会有人在意,因为一切都是免费的,维护住绿码不变色才是最重要的。

良民证用久了 忘记了天生怎么走路

如同我成功被计生委人口问题严峻洗脑,加之能不能吃面包也要看排名表第几名这种功利主义培养,石家庄人民在几年的封控核酸检测洗脑下,以为“知道谁有五号病”就能自己不得,就能治好清零,却不关心这几万是怎么治愈和不复发,因为这不关他的事。前后矛盾的宣传,头重脚轻的封锁,更像是一种驯服训练,直到放松一点点,都忘记了原来是怎么走路了,家长担心小孩子感染挂掉,上班族出门没被捅一下没安全感,去公共场所迫不及待亮出核酸良民证,他们已经习惯了战备状态,时不时街上空无一人,觉得那是常态。那个夜夜笙歌的改革开放东莞画面呢。难道新一代的思想真的重回49年,成就了一代比40~70年代更加固步自封的人群,我这代就像明国晚期那代人看到外界曙光的异类,整天怀念台商会回来,想象那些夜店的疯狂,小妹的开放。

两个载具记忆

听佛教音乐梦到两个前世身体,其中一个蓝鸟人,不知是不是那么蓝,身体柔软,和科里古德说得一样。另一个所谓现世身体,和现实不一致,也许是某世,还对现在的他说,说我们真有缘分,居然用过同一个身体。再跑去建材城,那个租户居然给我6万块,说是什么装修押金,不要给他老婆知道,有多就当租金扣掉,如果现实有那么好就发财了。

每次看到u盘硬盘,搞那些老电影电视剧,想起当年对vcd的执着,租盗版还怕划痕,那个录像带电视机标榜身份的年代,现在那么随便,数据存在什么地方谁还在意。如果技术哪天能储存记忆,那载具是什么也无所谓了,现在人对物理世界并不留恋,那样期待手机植入到手掌里,在虚拟世界的自由度更大,不必那么担心生老病死,一对一盯到死。

打铁还需什么材料

也许决策层习惯了外行领导内行,搞水利的可以随时调去搞政法,搞电力的又可以去搞交通,华为只不过遭遇芯片卡脖子问题,为什么不能像朝鲜那样自力更生,用算盘研究出原子弹。可能很大程度对技术积累和迭代的理解,还处在木工做一个家具,打铁搞出一个铁器的概念。那种釜底抽薪的制裁更是不可能搞出什么自己的东西,就算土里刨出来可能还是10几年前的技术,想想俄爹还停留在90nm,今天意外看到一张图,2003年的光刻机,我出道的那年就有了,就算用18年前的机器现在能不能做出ps3芯片,还是个未知数,更不知道什么是计算代价,什么是边界条件。那些芯片设计软件,更是难以搞定,那些原材料公司的名单更是和中国制造无关。就像当年那些门外汉觉得搞网站一定要搞定高数一样,其实搞定微软和adobe才是关键,而那些应用确实编程佬不屑的东西,觉得他随时可以做出一个操作系统用命令行打天下。那些软件当年没有盗版,台式机和服务器都不可能普及。

一切问题似乎围绕光刻机展开,其实那只是一个环节,芯片设计这种小儿科的事,那些干大事的战狼根本看不上,比如去游戏机芯片随便找AMD设计一下就花一亿多美元,对华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问题在给华为两亿能不能设计出来,这又是一个未知数。就像看到F35研发费用是5000亿美元,占据中国六分之一外汇储备,马来西亚4倍外汇储备注定无法研发。高呼虚拟美元像全球输出通胀时,想想给哪个公司5000亿美元可以做出来。设计和研发并非钱可以衡量的东西,因为反向输出总是无法成立,就像当年iOS团队只是一个边缘团队,那种义乌淘宝帝根本看不上的不赚钱不入流的东西,养了多少年后才大放光彩,再追溯到70年代末那个堆栈式编程技术,结合arm架构和苹果cpu多年的设计经验,才能摸索出一点流畅性的原因。

你的投资顾问是谁

那天和开厂失意最后回归24小时小吃店老板聊了几句,只是抱怨一下商业房产流动性不行租金不像当年,他大脑里的东山再起是建议我低价卖房再去租房租店开店,符合闽南人拼搏的精神,却不能理解20岁就在收店租的人生,再搞那些小吃被别人盘剥劳动力意义何在,难道像种马一样繁殖生三个拼命赚钱为了显示一挑五很努力,还是以前赚了现金回去装修宅基地,从没地价压力只觉得砖头价盖房装修才踏实,毫不关心杠杆和广义货币的问题。突然想起许多人的投资就是因为亲戚朋友的一句话,这种免费建议造成多少惨剧,在经济上行时看不出来,以为周边都是熟人很有靠。一些行外人的瞎子摸象讲一些大道理,其实一辈子卡里没出现过一百万,还在那边指点江山。

多数人因为信息不对称,了解一些局部去,或是因为一个居住需求就搞得自己是投资专家,东讲西讲连资产和负债还没搞清,有时因祖宗显灵拆迁补几套就觉得几百万轻轻松松很容易赚,其实地方没有铸币权凭空造钱就靠拍地,最后谁去为拆迁户造价和一半财政收入埋单没人关心。再延伸到凭空创造美元的方法,最好就是香港高地价模式,还有负利润现金流规模无限大的互联网公司。不过在中美关系交恶的背景下,这些漏洞很快成为泡影,又要靠血汗工厂和义乌小商品搞来外汇,苦干实干才能成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