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游戏

前几年美元利息低的时候,感觉随便一个香港人都可以借到1-2%的年息去资本市场搞风搞雨,还一本正经返工干什么,但看了许多十几年前的赌海风模拟纪录片,发现并非如此。百姓唯一低息的借款渠道只有房产一押,二押已是20%起飞,信用卡更是18%复利没有POS机套现,在我眼里高于10%卖白粉都很难还,在那些习惯高杠杆赌外围的上班族眼里,40%财务公司是毛毛雨,看不上那几个点的股息,还斤斤计较什么股息税。大耳窿9出13归才是终极大招,可以去澳门赌命,其实普通人搞来搞去融资渠道有限,几十万加那离谱的利息压倒他们的月入,最后只能装死卖房填坑,对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一窍不通的后果。其实几十万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如果可以则每个江西人都能躺平,因为随便一个贫下中农结婚就是30万起步。我这种一看美联储加息就欢呼雀雀的行为是他们世界无法理解的,毕竟最低保障就是躺着吃息差不是他们的菜,因为无法标榜早起坐车上下班勤劳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