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来以为,穷尽毕生精力去除一切光环,做一个本质人的存在,是我的一件人生理想。而这个理想,在现实的社交场合显得格格不入,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是多么苍白无力。甚至只能拿每月的银行流水账才能证明什么。职业光环和奢侈品,可以很快融入一些群体,可以很快把到妹,可以每天忙忙碌碌歌舞升平,但这一切却不是我需要的。那么,我只能以一些肉麻语句自我调侃,得以安慰。比如女人如衣服,你是我穿不起的名牌。衍生出,男人像本书,我是你看不懂的名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