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突然很想吃炒饭,4点多终于饿了,去卤面摊买,发现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头在捡瓶子,烧烤老板问他是哪里人,一层一层问下去,他说是清流人,灵畲乡。后来老头也同样一层一层问出,烧烤老板居然是同乡。然后烧烤老板用总理般关切的语气闻讯为什么不种田啊国家不是有补贴吗,老人抱怨种子化肥七七八八太贵,种不起要像银行贷款。我想,如果有一天实在不行,我七八十岁的时候会不会也干这个。恩,值得思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