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时候我和同学们在雨季的最高人生目标就是涨大水,那样就可以在非常规假期放假。这个邪恶的想法终于在94年得逞,之后就再也没涨过。在海边城市的学子们就没这种期待了,海啸的可能性明显不切实际,性命攸关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