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寄托

昨天玩了几小时暴雨,许多细节让我非常感动,解释了一些模糊无法定义的父爱,某些细微之处让我震撼。其实必要的时候我可以落泪以示获得共鸣。父爱如山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从古至今没有太多解释,甚至一直在变味。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并不需要“为了我们家过得更好”而四处奔波劳碌,然后你们每月几乎不见踪影的住在一个屋檐下,或者分隔两地“工作需要”,一年象征性地见上几面,带回一堆陌生的玩具。而只是在你放学以后弄个鸡腿或者简单聊几句今天的状况。也不需要户口、名校、房产等等为名的借口“外出应酬”,只是在晚上提醒做完作业然后安顿你睡觉。不需要以“为了你的未来好,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而逼迫你去种种补习班,而只是在周末帮你推一下秋千或者玩几分钟跷跷板,花$1坐一下旋转木马。不需要“我这么辛苦都是为了你,你要珍惜这样幸福的生活,其他苦孩子想读书而不能”的苦行僧价值观,不需要大学毕业以后拼尽全力首付以及节衣缩食按揭,找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跑所谓的帮你找工作的关系,以示父爱如山责任到位。人生短短几十年,最美好的30年,何必这么努力地奉献给你完全不需要的考试和开发商和传宗接代呢。天下没有那么多国家大事要你老爸去谈判,没有那么多猪朋狗友要应酬,没有那么多订单要周末处理,没有那么多的借口搞得比总理还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