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该多认识一些无产阶级,才能在某种程度上感到满足。不幸的是,这些所谓的无产者常常瞬间变为有产,通常是上一辈人的积累给予。这让我痛苦不已。让我又要重新寻找伪无产者,周而复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