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较喜欢打枪

在这世界上一共有伍亿伍千万支军火在流通,那就是说每十二个人就有一支枪,我们的问题是:如何把武器卖给那另外的十一个人? 第一次卖枪跟第一次做爱一样,你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很刺激,一下子就结束了。我天生就有走私违禁品的才能,幸运的是,那时的摄像机有火箭筒那么大。 根据我的经验,很多好姻缘是建立在谎话与欺骗上,反正最后都以谎话告终,为什么不能从谎话开始。除了”救世军”,我卖武器给任何一支军队,我把以色列造的乌兹冲锋枪卖给回教徒,我把共产主义造的子弹卖给法西斯,我还把军火运到阿富汗,尽管他们在打我的苏联盟军,我从来没卖给过奥萨姆·本·拉登,不是因为道德问题,而是那时他的支票总是跳票。 [b]“车上装的什么” “子弹” “干什么用” “个人用的” “10万发子弹个人用?” “我比较喜欢打枪” [/b]运雨伞到撒哈拉沙漠? 是的,“遮阳伞”。卖车的会告诉你开车有危险?卖香烟的会告诉你吸烟会死?每年他们的商品比我的害死更多人,起码我的商品还有个保险栓呢。“你提供世上最穷的人们互相屠杀的工具,以此致富,知道我为什么要干这行吗?我能选择其他更荣耀的任务,比方追查核武,你认为那对世界和平更重要? 不对!今天十个战争受害者中有九人是死于攻击性来福枪和小型武器,正如你的商品,核飞弹还在发射筒里坐着,你的AK-47才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不卖军火打自己的国家就不能算国际军火商。 自从冷战结束后,AK47成为了前苏联主要的出口货物,接着是伏特加酒和有自杀倾向的诗人我有种感觉,这大概不是列宁当年所倡导的财富重新分配,不过我可不是唯一提供给他们资本主义速成课程的人。在全球艾滋病最猖獗的地方,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感染,安德烈和我开玩笑的方式,就是把两个漂亮的女人放到我床上,而且在方圆一百英里内找不到保险套。 “以我的观点来看,这只是非洲的自然现象,或是生命的自然现象。所有从自然来的东西,最后终将回归自然。即使40吨的安通纳12型货机也一样。”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做这个,因为我很擅长!” 让我来告诉你将会发生什么,这样可以让你有所准备,很快,会有人来敲门,你会被叫到外面去,在过道里,会有一个官阶比你高的人站在那里,首 先,他会祝贺你所做的一切,你使世界成为一个和平的地方,你会得到嘉奖或升职,然后他会告诉你,我需要被释放,你会反对,你也许会以辞职来要挟他,但是在 最后,我会被释放,我被释放的原因,和你认为我会被判刑的原因是一样的,我和一些世界上称自己为领导人的人打交道,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人是你的敌人的敌人, 世界上最大的军火交易商是你的老板,美国的总统,他一天卖的,比我一年卖的还多,有时,在枪支上找到他的指纹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有时,他需要像我这样的自 由工作者,来支持那些他不方便支持的军队,所以,你称我为恶魔,但不幸的是,对你,我是一个必须要存在的恶魔。 “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出口国是美国、俄罗斯、 英国、法国和中国……这五个国家也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