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要有一个寄托,有形的,无形的。有人以不动产,有人以亲人,有人以感情,形形色色,零零总总。我在穷困潦倒的时候,是以一些很美国式的理论为生存寄托,然后有所发展的时候,以自己展开的项目和幻想获得的投资为生存寄托,再然后以积蓄的一些数字为寄托,再然后以电子产品为寄托,再然后也许回归到比较原始的项目,各种波折,以至于我认为生活过于沉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