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年,我做的许多事情,都是为了证明一些我的想法,结果发现,这个证明题,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到现在,我总算感觉到一个漂泊的问题,以前在各种困境和窘迫的时候总是有各种安慰自己的理由,但似乎有一个极限。不知这种漂泊,何时是一个终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