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 for love…

今天没雨,比较热,我没有准确的温度计,在出门的时候总是多穿一件很厚的外套,然后看见匆匆路过的美媚,那么的清高,那么的清高,似乎被人看一到眼就要怀孕。全天说得话已经不超过10句。多少钱、好像有零钱、把这些换成人民币存到这里等等等等。电子产品始终无法替代我内心的孤独,这又让我想起小时候,对这些电子产品的意淫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在对汽车的幻想。聊天室的无聊程度也超越了我的想象,大部分的美媚不知为何地矜持,似乎多说一句话就会怀孕。让我觉得只要是女子,做什么都如此神秘,如此神秘,哪怕种种妓女也一样,好比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国家尊严,都是那样神圣不可侵犯。而看到种种贫困人口也感慨万千,也许有一半是媒体煽情的成分所造成,但是贫困终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据说一个女人被已婚男子搞出三个孩子还毅然出现在央视的时候,也让我觉得其实文学女青年也难以避俗,因为文学一旦和女子联系起来,又相当神圣不可侵犯,怎么让人想到会和已婚男子上床呢。所以此人也厚颜无耻地发表一篇小有名气的女作家到三个孩子的未婚妈妈是多遥远。种种的问题,造就种种无趣生活的诞生。

发表评论